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圳能否稳坐人文素质教育的头把交椅同城畅想人文地理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57:33 阅读: 来源: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深圳能否稳坐人文素质教育的头把交椅 同城畅想 - 人文地理 - 资讯生活

短信的内容是:三名深圳学子的大作将于半年内在全国书店上架。这三部作品分别为深圳实验学校高二欧阳同学创作的20万字国内首部中学生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著《情越千年》,红岭中学高三张为创作的10万字国内首部中学生哲学心得文集《一个人的方舟》,以及从深圳走出的青年作家、动物小说王子袁博的最新著作。“半夜报喜”的是深圳中学生文联秘书长谢晨。

? ??坦白说,自郁秀的《花季·雨季》之后,我对深圳的青少年文学并无太多印象。甚至于这些年来,对于文学乃至文字本身也变得疑惑和隔膜。或许是人到中年,在脑海中来回冲撞的常常是北岛的诗句——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对于文字和阅读而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最坏的时代。文字乘着网络的翅膀漫天飞舞,知识鸿沟在某种意义上正被填平,但信息爆炸所带来的碎片化、戏谑化、轻阅读和信息焦虑,却似乎又令人们同真正有价值的文字和阅读渐行渐远,相应地,来自人文的体验、慰藉和滋养变得更少而不是更多。

? ? 据说,犹太人会让孩子们亲吻涂有蜂蜜的书本,为的是让他们记住“书本是甜的”。而中国这样的诗书大国,因为某些历史和现实的冲击,“书本的味道”有时却也变得有点变幻难测了。

? ? 据说有“青少年阅读推广第一人”之称的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曾对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办公室主任尹昌龙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你们不在推广青少年阅读上下工夫,你们这个读书月意义也许就会小得多。”或许连当事人都未必记得这样的小插曲,但如何在孩子们心中种下人文的种子,却是在“人文贫血”的现实语境下必须面对的严肃课题。

? ? 当然,阅读和写作也只是广义人文素质教育中的一部分。如果说“半夜收到的喜报”是对深圳学子阅读写作成绩的展示,那么深圳整体人文素质教育现状如何,又有哪些值得剖析的路径和价值?我想一探究竟。

那些刻骨铭心的吉光片羽

? ? 回想起你们自己的求学生涯,有没有在这一刻就立马涌上你们心头的、至今难忘的片段和故事?这是抛给所有受访对象的问题。

深圳实验学校校长衷敬高轻叹一口气,思绪瞬间飘回至往昔。衷敬高求学时正值“文革”,书籍是绝对的奢侈品。他就读的学校是乡镇中学,高考那年整个学校总共只分得两套复习资料,当时的校长“钦点”了一套给他,但要三块多钱,买不起,于是先抄了两本,后又同另一位同学凑钱勉强才将资料买下。

? ? 深圳市红岭中学校长田洪明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浩然写的《幼苗集》。谈起这部小说集,田洪明眼前仿佛展开了一幅幅乡野画卷。当年就读于工厂子弟小学的他,也经常和小伙伴们一起在山间、田野玩耍,这部小说集让他发现原来文字里的生活也可以如此有趣,生活同文字的结合原来如此美妙。

? ??深圳中学生文联秘书长谢晨三岁丧父,是继父一手养大。继父是个民间说书人,谢晨先是跟着听,后来学着讲,有时还要唱。参加高考后因为志愿没填好,虽然分数不错,但只进入了一所普通师范院校,心中一直“不服”,跟命运较上了劲,有几次走到学校的楼顶,想一死了之。后来想着农村的孩子能走出来不容易,这样做对不起家人,为了转移注意力,一头扎进了《安徒生童话》里,进而爱上文学,用他的话来说,这样一部童话书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 ? 与前面三位1963年左右出生的师长相比,深圳翠园中学东晓校区初三学生、少年作家吴轩人生阅历有限。这位深圳作协“史上最年轻成员”爱读“三国”,喜欢曹操,对“郭美美事件”和“钓鱼岛争端”等等都有与众不同的看法,而与这些看法相对接的,则是人文视角和人文情怀。

? ? 5月份专访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徐扬生时,他也曾动情地讲述过一个自己中学老师口述的故事。徐扬生校长的老师姓夏,当时夏老师所在学校发生了偷窃事件,失窃者猜到偷窃者是谁,将这一情况报告给夏老师。夏老师觉得很为难,一方面要教育那名细行不检的学生,一方面又要尊重他。一番思量后,夏老师在校园里贴出一张告示,上面说:学校发生了偷窃事件,自己作为训导主任不可卸责,从现在开始绝食,直到那名同学主动前来认错。在徐扬生看来,这就是最好的教育。

? ? 当人们回想起自己的求学生涯,往往不大会记得某一个公式或定理,而刻骨铭心的吉光片羽,却常常饱蘸着浓得化不开的人文情怀。近年大热的两部力作《巨流河》与《王鼎钧回忆录》中,都对当年充满人文情怀的教育着墨颇多,也引发各界热议。许多人也开始重新审视和评估教育与人文之间的深刻关联。

校园够大,

容得下人文素质教育

? ? 前不久,深圳市教育局的官方微信公众号转发了一封英国小学校长写给学生的信。信中这样写道:“亲爱的同学,你这次小学毕业考的成绩已经附在这封信里了。对你的成绩我们感到非常骄傲,我们觉得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你要知道的是,这些考试成绩其实并不能反映你是有多么的与众不同。出这些考试题的叔叔阿姨们并不像你在学校的老师一样了解你们每一个人,更不会像你们爸爸妈妈一样了解你。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们当中有些人才小学就已经会说两种语言。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们已经能熟练演奏音乐,能唱歌,会跳舞。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能给你的小伙伴带来笑声,你是一个值得小伙伴信赖的人。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在家能把弟弟妹妹照顾得很周到……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每一天都在让自己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你的分数只能告诉大家你的一面,但是它不能代表你的每一面。所以,分数只是分数,我们可以为自己的分数而自豪,但是请永远记住,人可以有很多种伟大的方式,考试绝对不是唯一的一种。”

? ??这是一封经由BBC报道并在Facebook上被疯转的信,国人读来,恐怕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人人都知道人文素质教育的好处,但在既有教育模式转变尚需时日、考分依然是“命根”的现实语境下,如何找到人文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平衡点,这是一个问题。

? ? 直到现在,衷敬高还记得十年前一名学生写的作文。文中写道:我不赞成中学生炒股,但我主张深圳经济特区的学生应该有适当的理财知识。我将来长大了可能做庄家,但我绝不做黑庄……我的理想是做平民金融家,我的心中将永远装着像我父亲那样的没有专业知识储备的无数的小股民……这篇文章让衷敬高感触颇深,而数十年的教育生涯给他的感受是:人文教育到位了,其他的东西都好说。有人文情怀的人,路才会越走越宽。人文素质教育与升学之间的矛盾也并非不可调和,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前者对后者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 ? 去年临近高考,最紧张的时候,衷敬高和实验学校把王石请到了校园,和学生呆了整整一个下午。王石跟学生谈到了自己的“三个人生”:房地产商的人生、登山队员的人生和游学的人生。说到动情处,王石让学生猜他登上珠穆朗玛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没有人答得上来。王石告诉大家,登顶后其实非常难受,因为突然感到茫然,没有目标了,下一站是哪儿呢?不知道。王石最后对孩子们讲,没有目标的人生是痛苦的。而这样的人文活动只会赋予学生更强大的精神力量,给冲刺高考助力,而非相反。

? ? 田洪明的观点同衷敬高不谋而合。他在多年的教学实践中发现,要让孩子们摆脱为应试所困、苦不堪言的状态,最好的方法正是开展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让校园充满浓郁的人文气息。在约一个小时的对话中,“灵性”、“个性”和“自信”是田洪明反复提及的关键词。在他看来,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和灵性,需要被发现呵护和培育,而灵性的激发正需要从人文的视角出发来看待和善待每一个孩子。田洪明是北方汉子,说话精气神十足,他笑称自己生平有两大憾事,其中之一就是眼睛近视没当成兵。田洪明身上有军人一样的自信,在谈及教育理念时也十分强调自信,他相信,只有通过人文精神的注入和灌溉,才能让孩子生成一种“可以移植”的自信,而这种自信将伴随他们一生。

? ? 有人说,数十年致力于青少年阅读和写作推广的谢晨像疯子一样执着。他的判断简洁凝练:人文精神高度决定人生成长高度。他谈到深圳走出去的青年作家袁博,在中学时期就出版了文学著作,拿到稿费后在黄河边上捐了六亩生态林,并立志在三十岁之前要捐献到一百亩。在谢晨眼中,人文素质教育之于现代教育的意义是毋庸置疑的。

? ??在校学生吴轩则将阅读写作同网络游戏等其他爱好并论,于他而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这些爱好都是平等的,只要适度,都不会对学业造成冲击。

搞人文素质教育

不能靠空谈

? ? 谈及人文素质教育,很少有人会说不重要,不重视,但真重视和假重视以及怎么个重视法,却大有说道。

? ? 衷敬高认为,人文素质教育空谈无益,必须要有抓手,要有课程体系支撑。实验小学最近搞了一个“全科教师团”,对课程进行整合。譬如一位语文老师上英语课,教学生介绍“我是谁”,就能让孩子体会到东西方在自我介绍方面的文化差异。上数学课,老师不是让学生做题,而是将数理知识融入游戏,让学生分成“狮子队”、“老虎队”比赛下棋,一些学生在课堂上下得不过瘾,回家还要拉着家长接着下。将人文素质教育真正融入教学体系,随风潜入夜式的教育方式,是衷敬高所看重的。

? ??衷敬高领导的实验学校搞社会实践,常常是全校出动,有时会把学生拉到井冈山一个星期。学校组建交响乐团,衷敬高告诫学生不能只懂使用乐器,心中一定要有人文情怀,懂得旋律背后的东西。实验鼓励学生踢足球,一次比赛,区区一个校队居然把广州市全市的学生代表队给打败了。眼下,实验又成立了“两院两中心”——一个学生人文学院,一个学生科学院,一个数理研究中心,一个特长生成长指导中心,希望以此为抓手,令素质教育更上层楼。

? ? 田洪明挂帅的红岭中学则注重在人文素质教育中植入“创意”的因子。这些年田洪明提出经典阅读和创意阅读,成立了少年文学院和学生通讯社,在每间教室设置漂流书柜,让学校图书馆都能漂到教室,让学生将家中图书最爱也能漂到教室里。

? ? 因为高中生住校,每到星期三是学生最想家、最难熬的日子。田洪明提出不妨允许学生在星期三下午自己包饺子。几年下来,老师、食堂工作人员常常会和学生一起包饺子,哪个班有几个同学过生日,大家也一起包饺子庆祝,包饺子由一种趣味劳动变成了一种充满人情味的人文活动。

? ??田洪明给学校立下一条规矩:红岭的学生必须学会游泳。如今红岭的游泳课开得红红火火,甚至形成了“游泳文化”,以至于很多打算报考红岭的学生入校之前就先忙着去学游泳。红岭的篮球水平本来不怎么样,田洪明想了个办法,让学校的体育老师各自贡献一门“篮球绝技”,并给老师做海报,开门收徒,报名的学生跟着老师专攻一门“绝技”,学成后再换老师,练习其他绝招。一段时间后,红岭的篮球水平噌噌地就上去了。这些无关应试的文体活动背后,都释放着人文的温度。

? ? 有趣的是,在接受采访时,衷敬高和田洪明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足球,而且都说自己学校的足球队最牛,看来要辨别真假,两校很有必要来一场真刀真枪的足球赛。

? ? 作为深圳市中学生文联秘书长,谢晨更在乎的则是人文素质方面的培育和推出机制。在谢晨看来,一个学校的人文素质教育如何,同这所学校一把手的观念和气质亦紧密相关。有些学校前任校长重视,人文素质教育搞得风生水起,但一换人,就立马“回到解放前”。在推出机制方面,深圳有自己独到的做法,一旦发现了好作品和好苗子,立即会有专门的老师、资金予以支持,将其迅速地推送到更好的平台,使之获得更好的成长和发展机会。目前,深圳中学生文联正牵头推进青少年阅读种子工程,计划在十年时间里,培训600名校园阅读推广人,建立60所校园阅读示范学校。

最漂亮的孩子是混血儿

? ? 一些学校的实践,展现了人文素质教育的魅力和可能性。而在深圳这样一座并无多少历史文化积淀的年轻移民城市,人文素质教育的开展是否会存在先天不足?这是一个问题。

? ??但无论是曹文轩、衷敬高、田洪明还是谢晨,都几乎一致认为深圳移民城市特性恰恰是优势而非相反。不同地域的人带着各自的文化胎记来到深圳,不同文化在这里相互碰撞激荡。深圳也是东西文化的交汇之地,按照衷敬高的说法,“最好吃的虾是基围虾,最好吃的鱼是淡水和咸水交接地方的鱼,最漂亮的孩子是混血儿”。

? ? 这样的看法同“文化是流动的”判断基本一致。文化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像我们脚下的土地,随着时代的变化和人类的发展,它孕育的东西数目繁多而又千姿百态。辽阔的北美大陆17世纪初叶只有几处零散的居民点和稀疏的人口。但开拓新大陆的生活现实逐步把三大人种的居民联系起来,并使他们的文化发生接触、冲突乃至融合。某种意义上,深圳亦是如此,进而,深圳的人文素质教育也植根于一片人文沃土。

? ? 那么,深圳又能否成为人文素质教育的高地呢?有“中国青少年阅读推广第一人”之称的北大教授曹文轩不假思索地回答:深圳已经是高地!这些年来,曹文轩为推广阅读奔走于全国各地,走到任何一个地方,都对深圳的人文素质教育称赞有嘉。曹文轩、衷敬高、田洪明、谢晨等人的自信部分来自于深圳学生的特质和状态:阳光、活泼、全面、自信,不管走到哪儿,总是能很容易地发现深圳孩子身上的独特印记。

? ? 但即便如此,深圳是否确已成为公认的人文素质教育高地,又是否能坐稳人文素质教育的第一把交椅?这是值得进一步探究的问题。而正致力于国际化的深圳,亦须有更广阔的视野和更高远的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讲,深圳的人文素质教育仍任重道远,未来更值得期待。

●当人们回想起自己的求学生涯,往往不大会记得某一个公式或定理,而刻骨铭心的吉光片羽,却常常饱蘸着浓得化不开的人文情怀。

●所以,分数只是分数,我们可以为自己的分数而自豪,但是请永远记住,人可以有很多种伟大的方式,考试绝对不是唯一的一种。

●王石让学生猜他登上珠穆朗玛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没有人答得上来。王石告诉大家,登顶后其实非常难受,因为突然感到茫然,没有目标了,下一站是哪儿呢?

●人文素质教育空谈无益,必须要有抓手,要有课程支撑。将人文素质教育真正融入教学体系,随风潜入夜。

●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和灵性,需要被发现呵护和培育,而灵性的激发正需要从人文的视角出发来看待和善待每一个孩子。

合肥地坪研磨机

杭州写板

海口甘油

西宁PP塑料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