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这样的教授小说-【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55:46 阅读: 来源: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前言>

我在大学里徜徉了四十多年,同教授打了一辈子交道。

我所见到的教授,与影视传媒中出现的风流倜傥的教授,其差别之大判若牛马,简直就是两类不同物种。姑且不说人品和道德如何被扭曲,就是装束和外貌也完全变了形。

像正文主人公李博那样一心向学,生活得一塌糊涂的怪人,固然是很少见的极端分子。但是,具有这类品性的教授,在大学里扔出一把石子儿准能打上几个。

他们的共同特点之一,便是生活极其简朴,有时被人误认为是吝啬,但是,当他们帮助贫困者的时候,却大方得近乎于发傻。

李博就是这样对自己吝啬、对他人大方的傻冒。据我所知,他父母哥姐病故后的丧葬费,都是他一个人包揽的;侄儿、侄女的读书费用,大部分由他来支付;此外,他还不时地接济特困的学生。他把“苦以待己,乐以助人”的生活信条,演义成自己独特的幸福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节俭是享受,助人是快乐”。

当然,随着社会生态环境的劣化,教授这个生物群落,也发生了遗传的变异,分蘖出亦学亦官的学者政客,幻化出亦教亦商的教授商人。他们大部分是“年轻有为”的时代宠儿。他们都彻底地社会化了,与世风一起起伏跌宕,或升腾或堕落,甚至还滋生出一批“白天教授,夜晚叫兽”的道德败坏分子。

不过,就正宗教授而论,他们依然保持着文化人的优良传统,传承者为人清纯与率真、生活简约与质朴、处世坦诚与守信的习性。在学术界也开始腐败的今天,正是这些呆气十足的老夫子,还保持着传统读书人清正与良知。

<正文>

不知哪辈子缺了大德,让我结识了李博这个令我苦不堪言的朋友。

对这位可恨、可气亦复可爱的教授先生,我仿佛有一种终生无法摆脱的痛苦义务:我得单向地、甚至是无微不至地关心他。当然,这种关心是以除了他以外,任何人都难以接受的粗暴的、谴责的、甚至是痛骂的形式表露出来的;不过,那关心本身,却是毋庸置疑的真诚和纯洁的。

可恶的李博,由于他的屡教不改的生活恶习,终于把一个好端端的家庭给“搅”黄了,使他那令人嫉羡的美丽的妻子,不得不含悲忍泪弃家出走。

离婚时,他净身出户,把三居室的房子和值钱的东西,都慷慨地让给了容忍他怪癖性格长达十七年之久的妻子。这也算作一次结清的青春赔偿费吧?

离异后的李博,几乎成为一个文化水平最高的乞丐,“堕落”成为我不得不从物质到精神双重关怀的“扶贫”对象。

他临时寄居在一个出国人员的小房间。那个阴暗潮湿屋子,简直被他弄成个人间地狱:无论冬夏与昼夜,总是垂挂着窗帘,整天鬼一样地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鼓捣”着他的模糊数学。

他平时在生活上一塌糊涂,很少认真为自己做顿饭,实在饥饿难挨时,就像寻食的耗子似的扒开冰箱,找到什么就吃点什么。

几天不见了,我担心他会生病,我担心他会食物中毒,我担心他会……

我费很大劲敲开了他的房门。他左手那着一个小镜子,右手拿把剪刀,地下有一堆乱头发。

“你在给自己理发?”我以惊讶混合着轻蔑的口吻问他。

过去,他妻子在我面前告状时,曾经提到过这种事儿,但我当时不敢相信:一个堂堂的大学教授,竟然照着镜子自己给自己理发?要不是今天亲眼得见,打死我也不能相信!

他尴尬地朝我笑笑,我皱着眉头紧抽鼻子。从厨房钻出来一股呛人的焦糊的发霉味道,我毫无商量地走进厨房。

掀开锅盖,只见一锅浑酱酱的浆糊,中间漂着几个块状物,贴近锅边是一圈绿色的圆环。仔细闻了闻,那焦糊的霉味,就是从绿而且圆的环状物里发出来的。显然,那是发霉物的绿毛集中的造型。见此情景,我差点气晕过去。

“什么味呀?这是什么?午饭?”我不由分说,端起他的“午餐”,“哗”地倒在垃圾桶里。

“你干嘛?”他瞪大了眼睛,用可怜兮兮的目光,注视着热气腾腾的垃圾桶。

“你说干啥?要想服毒,来点剧毒的”我没好气地说:“别这么慢慢腾腾地折磨着自己。”

“你怎么敢断定,发霉物质对身体没好处呢?”他依然恋恋不舍地望着垃圾桶。“卤虾、臭豆腐之类腐物,你不也照吃不误吗?”

“还强辩!你就这样活着吗?吃连狗都不想闻发霉的东西,你想干啥?我的老哥,不想活,有很多死法,何必用发霉变臭的脏东西,折磨自己的肠胃!你到底图希什么?省钱?给谁省?你的钱还不够吗?照你这种活法,你活二百岁都够花了……”我一边往桌子上放火腿肠、面包、速冻饺子之类食品,一边说:“说吧,这些东西,是没有工夫买,还是没有钱买?”

他告诉我,主要是没时间:他正在敢写一篇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的论文。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能不能说一说,这顿午餐是这么出笼的?”一谈到学术问题,一股对他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声讨的语气也立刻改变了。

于是,老李讲述了,我造访前半个小时,这里发生的真实故事。

天交中午时分,他感到有点饿,忙擦拭一下落满灰尘的灶台,从冰箱的浅冷区找出仅存的一个馒头和半袋油茶。

那馒头已经长了花花点点的绿斑,他有些犹豫了。

如果馒头长了绿毛,就是再心疼食物也得忍痛割爱;然而,长绿斑的馒头却略有不同,得经过一番技术鉴定,方能确定其是否还具有可食性。

他小心翼翼地把馒头掰开一道逢,然后,一面认真观察,一面轻轻地扩大裂缝,直到把整个馒头掰成两半,没有发现在断层上出现粘丝。于是,他便惊喜地作出鉴定结论:此物可食!

烹调的工艺流程并不复杂:先剥掉馒头皮,再削去绿斑,然后掰成小块,搅和在稀油茶糊里,在沸腾状态下加热5分钟,于是一锅油茶味掺杂着霉气味的糊粥便熬成了。

主食有了,那么菜呢?他从碗架上翻出了半袋四川榨菜。

由于年代久远,那些起着防腐作用的氯化钠盐分,虽然严防腐败菌的入侵确保咸菜不发霉,但是,它却无法阻挡咸菜内的水分向外逃逸,结果都变成了挂满盐霜坚硬无比的咸菜干。

办法总是有的:他把那咸而且硬之物,投放到热气腾腾的糊粥里,稍顷就变成了既蓬松又柔软的菜肴了。当时,由于糊粥太热难以入口,他就抓住晾粥糊的时机,为自己剪头发。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吓了一跳。

这种寒碜的午餐,对他来说,原本是家常便饭了,但从未让外人见过。

以往他吃不可告人的饭食时,总是闭门谢客的。

今天,情况不同,来的是他朝思暮想的好友冷光。

“什么味?”那个叫冷光的多事的家伙,径直走进厨房,鼻子紧抽几下,煞有介事地充当了“闻香团”的成员,“什么味呀?这是什么?午饭?”

当他从老友那张难堪得茄皮色的脸上得到答案时,气得发紫的面孔并不比主人的脸色好看,二话没说,把所有“饭菜”哗地倒在垃圾桶里。

“你呀,真给咱教授丢人!”于是有关开人生大批判又开始了!

他被冷光骂得昏天黑地,却颇为难堪地嘿嘿傻笑,眼睛始终没离开冒着热气的垃圾桶,心里暗自骂着:“你这个多事的家伙,那可是我精心设计的午餐哪!”

过了几天,我再一次带着给养去看望李博时,眼前出现了惊人的一幕:他平时又浓又黑又粗又硬乱得像雀窝似的头发,修剪得干干净净,张飞似的络腮胡子,刮得光光溜溜,往日胡乱堆放的书刊,也拾掇得整整齐齐。

我把这一切景观的变化,归因于屋内坐着一位端庄秀丽的中年女子。那女人笑容可掬地同我打招呼,并说读过我的作品,夸我和我的朋友都很优秀。

“行啊,你呀!”我用胳膊肘暗暗地点了他一下:“独立社交能力见长啊!”

“胡说什么哪!”他使劲地用胳膊肘回敬我一下:“她是来辅导我英语的老师,外系的陈莉,”。

我和老李都是学俄语出身,后来因为专业的需要,又自学了哑巴英语。原来,他接到通知,近期要出国参加世界模糊数学会议,并且要作大会主题报告。为避免翻译的失误,他决定直接用英语演讲,就临时请来这位英语老师作语音辅导。

当我后来得知,陈老师也有过离异的婚历,并且至今仍是独身的时候,我觉得他们的相识,可能是一种宿命性的天意。

又过了几天,老李出国的日子到了。我赶去为他送行途中,我暗自想像着:老李穿戴上我为他一手操办的行头之后,可能是个什么样子?

为办置出国行装,我与他曾发生过激烈地讨价还价。我的意见是:购买西服套装1000元,皮鞋300元,衬衫和领带200元,总投资1500元,由我一次性地无偿资助;他的主张是:购买西服套装300元,皮鞋50元(因为他脚上穿的皮鞋——如果说那也叫皮鞋的话——是30元),衬衫和领带50元,总共400元,临时向我借200元,那200元由他自行筹措。

由于反差太大,不由得我无名火起,又开始骂人了:“知不知道,你到什么地方,去干什么?啊?那叫国际会议呀,而且……而且你还站在主席台前,人模人样地作报告。谁管你是张三、李四、木头六哇,人家只知道,你是中国人,中国著名的模糊数学家……”我越说越来气,竟然气到口不择言的程度:“你还想把自己的穷酸相带到国际去吗?真是别光着腚子推磨——转圈儿丢人!”

我这番痛骂果然生效,我们终于达成了折衷协议:西装500元,皮鞋100元,其余100元,总共700元,由我支付。

李博出国前出现在我眼前的刹那,恐怕是他一生中最美的瞬间。他在这瞬间的形象巨变,使我联想到济公传中的一个情节:当济公穿着露脚趾头草鞋,带着开花的破帽子,一身褴褛的破僧衣,满身污垢,满脸油泥,满嘴胡话,简直就是一个脏兮兮的疯和尚;而当他回乡去探望父母双亲的时候(这是他一生中惟一一次探亲),他沐浴更衣,洗去污秽,竟然神奇地变成了一个英俊潇洒、温文尔雅的李氏公子!

李博的物理形状原本不拙,175厘米不高不矮的个头,125市斤不瘦不胖的体量,眉清目秀,鼻直口方,长得一点也不缺才。再看看他的外包装吧:一身银灰色带金线的西装,一双乌黑锃亮的皮鞋,浅玫瑰色衬衫,鹅卵黄色的领带,一切都很得体。此外,他还暗暗地释放出一股“腹有诗文形自华”的儒雅气,这一切作为一个独身男人,对于不明他生活底细的女性来说,都是颇具杀伤力的。

那天,陈老师在场,自然也是想像中的事。她亲自驾车送老李去机场,一路上她对老李刻苦学习的精神和惊人的记忆力赞不绝口,她认为老李竟然能用几天时间,将一篇七千多字符的英语论文,用纯正的语音、语调背得滚瓜乱熟,简直就是一种奇人奇事!

分别的时刻到了。当老李推着行李车即将消失在拐角处旅客登机口的时候,我大声喊道:“注意:别换错飞机!”

他对我的叮嘱似乎置若罔闻,却回过头来对陈老师轻轻挥挥手。我暗想,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载誉归来后,肯定会有新故事……

网站定制化开发

视觉识别系统

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