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恐怖故事之惊魂夜-【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24:25 阅读: 来源: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民国二十五年,东北时局动荡不安,天又大旱,饿殍遍野。就在快饿死的时候,小济南碰上了正在召集人手进老龙沟淘金的金把头。

金把头扔给他七八斤苞谷碴子,把胸脯拍得山响:“跟老子走,干上两年,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小济南为了生存,就跟着金把头钻进了二龙山。一同来的,还有二十几号劳力。平时,大伙都以绰号相称,什么豁嘴、二瘸子、疤瘌脸……小济南的老家在山东济南,四五岁时随父母闯关东来到了东北,所以被取了“小济南”这个外号。

二龙山下,老龙沟。这天傍晚,豁嘴死了,像是遭到了黑熊的攻击,肠穿肚烂,脑瓜也被拍成了血葫芦。当金把头带人找到他时,小济南也在一旁。小济南看到尸体,顿觉胃里一阵翻腾,“哇”地吐了一地。

“没出息,死人有啥可怕的?都回去干活儿!”金把头瞪了小济南一眼,接着抓起血肉模糊的豁嘴往肩上一扛,甩开大步走进坟圈子,挖个坑扔了进去。

就在豁嘴死于非命没几天,疤瘌脸也死了,死状惨不忍睹,肚皮被豁开了一道血口子。金把头气咻咻地踢了死尸一脚,斜睃着众人冷哼道:“你们知道他为啥会死吗?”

小济南吓得一个劲儿地摇头:“不知道。”金把头一字一顿地回道:“他吞了金,想逃,肯定是被山匪盯上开了膛!”

短短半月,接连出了两桩命案,淘金客全吓得魂不附体,谁也不敢跑单。一转眼,半年过去了。这日半夜,小济南溜出工棚,确信四周无人后,快步扎进了一人多高的灌木丛。

近段日子,小济南总做同一个噩梦,梦见鬼子进村抢粮,烧了他家的屋子,还打得老爹头破血流。老爹奄奄一息,强撑着想见儿子一面再走。小济南越琢磨越觉得心慌,就起了离开老龙沟的念头。当然,他不会空手走。

也许是上天成全,几天前,他撞上了金窝金脉,采到三块足有拇指盖般大的沙金。按金把头定下的规矩,他供吃供住,每一粒沙都要上交,年底分成,谁敢耍心眼,他就让谁满身窟窿眼!小济南念家心切,就冒死只交了最小的一块,另两块偷偷藏进了石缝里。摸黑抠出金子,小济南撒丫子就跑,边跑边在心里念叨:千万别像豁嘴和疤瘌脸那么倒霉,碰上狗熊或者心狠手辣的恶匪丢了小命。哪承想,一不留神,脚下一绊,“扑通”摔趴在地。

绊倒小济南的是一座长满杂草的矮坟。小济南一骨碌爬起,对着矮坟“咚咚咚”便是三个响头:“对不住了,你别见怪。等日后安稳了,我给你修坟赔罪。”磕完头,刚站起身,小济南就瞅到,月光下有个黑影正冲着他嘿嘿冷笑。

小济南仔细一看,发现那黑影分明是已经死了的疤瘌脸!他半身赤裸,肚子上还残留着斑斑血痕!

小济南吓得半死,转身便逃,疤瘌脸骂声“杂种,快把金子给我”,拔腿开追。慌不择路之中不知跑出了多远,小济南终于瞄见了一座小村子。

“咣咣咣”,小济南跌跌撞撞冲进街巷,大喘着粗气敲响了一户人家的门板。不一会儿工夫,破败不堪的柴门开了,是个身材瘦削的老者。小济南拖着哭腔惶惶说道:“大爷,求你让我进去躲一躲,有个恶鬼在追我!”

老者一听,不由得变了脸色:“你说的鬼是不是老龙沟的?”

“是,他马上就追过来了!”

谁知,老者“咣”的一声关上了门:“别怪大爷心狠,我也惹不起他们。你快走吧。”

小济南暗暗叫苦,又奔向对面的人家。接连敲了三四户,谁也没给开门。就在小济南走投无路的那刻,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老者冲到他跟前,一把薅住他的手腕跑向村子中央:“我们去找陈老大。陈老大见多识广,该有驱恶鬼的法子。”

片刻之后,老者带小济南撞开了陈老大家的院子。陈老大个头不高,四肢粗壮,瓮声瓮气地问:“六叔,这小子是谁?”

“大伙都叫我小济南。”小济南急急接茬,“我是从老龙沟逃出来的,疤瘌脸在追我。他、他早死了,是鬼。”

生物免疫治疗的费用

卵巢早衰哪家医院好

日本nk细胞免疫疗法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