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香蕉减产引连环官司蕉农经销商化肥厂不相让灰楸

发布时间:2020-10-19 07:06:01 阅读: 来源:保温装饰一体板厂家

香蕉减产引连环官司 蕉农、经销商、化肥厂不相让

全国消息:南宁市西乡塘区坛洛镇是香蕉盛产地。为香蕉减产是否是化肥引起,坛洛镇的蕉农、化肥经销商、厂家之间,引发了4场官司。在法官的巧妙调解下,这场“拉锯战”终于结束。11月9日,民事调解书被陆续送交各方。

两蕉农状告经销商和厂家

今年1月20日,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金陵法庭开庭合并审理了3起官司,三方当事人分别是坛洛镇的两名香蕉种植户、一名化肥经销商和一家化肥生产公司。

据坛洛镇丰平村四冬坡的一名蕉农起诉称,他在2008年11月5日、2009年2月13日,从丰平村化肥经销商卢某处,购买了25吨某牌子的香蕉专用化肥。他按照产品说明书,给自己种植的21亩香蕉施肥,“期待有个好收成”。终于等到收成的时节,虽然坛洛镇的香蕉大获丰收,但自家的香蕉却“严重减产”。

该蕉农称,别的农户没有使用该牌子的化肥,每挂香蕉挂果达35公斤多;而他家的香蕉,每挂重量“只有15到20公斤”。他认为,正是该牌子的香蕉专用肥质量有问题,才导致他损失3.7万多元。

另一名是丰平村雷彰坡的蕉农,他和四冬坡的那名村民,都在2009年12月14日同一天提起诉讼,诉状的内容除了数据不同,其他很多内容是相同的。被这两名蕉农列为被告的,也都是化肥经销商卢某及那家化肥公司。他们一致要求化肥的经销者、生产者给予赔偿。

耐人寻味的是,与两名蕉农同一天起诉的,还有卢某,他以化肥有质量问题为由,将化肥公司列为被告,不但要求化肥公司赔偿损失,还提出不支付货款给化肥公司的要求。

这3起官司合并审理后,由韦必懂法官进行主审。由此拉开了让他耗时耗力的调解序幕。

化肥被评定“不合格”

在这3起官司集体诉讼的背后,其实还有一些背景:

卢某从2007年3月份起,与化肥公司建立经销合作关系,由卢某独家代理该化肥在丰平村销售,卢某按期支付货款。至2008年6月底,卢某还欠化肥公司货款10多万元。卢某支付1万多元后,就拒绝支付剩余的8.6万多元,理由是化肥有问题,导致蕉农减产。

在催促还款无望的情况下,化肥公司在2009年7月向金陵法庭提起诉讼,要求卢某支付8.6万多元货款及产生的利息。同年10月10日,法院判决支持了化肥公司的请求。卢某不服,提起上诉。

卢某与化肥公司的货款纠纷中,卢某在一审时没有就化肥质量问题提起反诉,在尚没有终审结果的情况下,他与两名村民另行起诉,齐齐向化肥公司“开战”,让本来比较简单的货款纠纷,骤然复杂起来。卢某与两名蕉农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鉴定化肥公司的化肥是否合格、是否造成香蕉减产。

法庭审理期间,化肥公司对那两名蕉农是否用了他们公司的化肥表示怀疑,认为两名蕉农是与卢某“恶意串通、恶意诉讼”。该公司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鉴定两名蕉农购买化肥票据上的字迹书写时间。

各方都同意抽验化肥质量,但分歧再次产生:卢某等人要求从自己库存的化肥中抽样,而化肥公司却认为应该从公司的仓库中抽样,理由是卢某库存的化肥,如果是2008年年初的产品,因存放时间过长、保管不善、人为因素影响,会降低产品的质量。

经过权衡各方因素后,主审法官决定选取卢某库存的产品,委托农业部肥料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南宁)进行检测。

今年2月10日,检测结果出来了。被抽检的13项检验指标中,有12项符合行业标准,但有机质含量偏低,只有26%(标准含量为大于或等于30%)。该化肥被评定为不合格产品。

放弃纷争共言和

化肥的有机质含量,低于标准最低值4个百分点,使用后会不会导致香蕉减产?减产多少呢?由于目前尚没有检测机构能给出检测评定,这让各方当事人的争议,留下了悬念。为解开悬念,韦必懂法官又与办案人员先后走访了自治区土肥站、广西农科

院、广西大学农学院几家单位的专家,得到的答复是:农作物的收成,要综合田间管理、水分、温度、肥料的配套施肥等各方面的因素来评定,化肥的有机质含量小于标准4个百分点,对农作物基本上没什么影响。

韦必懂将走访的结果,充分转述给卢某及两名蕉农后指出,如果卢某他们不能证明该化肥会导致减产及减产的数额,他们将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面对客观事实,卢某等人表示将尊重法律。

尽管无法检测适用该化肥是否导致减产,可化肥不合格却是个不争的事实。韦必懂回过头来又做化肥公司的工作,明确指出销售或生产不合格产品,也应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在法官的细致解释下,卢某和两名蕉农、化肥公司均表示愿意接受调解。今年10月27日,韦必懂召集各方进行调解,最后达成了一致意见:卢某同意支付1.5万元货款,化肥公司放弃原来8.6万多元的主张;卢某则撤回对原来货款纠纷案件的上诉;两名蕉农的诉求,由卢某负责解决。

在调解当天,卢某依约支付了首笔货款7500元。经他动员,两名蕉农和他当天撤回了对化肥公司的起诉。这场互不相让的“拉锯战”,终于以各方的互谅互让结束。

治早泄医院的排名

三亚治白癜风医院

广东茂名治青少年白癜风的医院是哪家